失控的荷尔蒙

我们老是被教育着要过正确的生活。不能犯错。可是我却觉得,当错误显得越严重,我就越有机会摆脱束缚,过着真正的生活。

想自杀

足够的愤怒可以凝聚一股能量,虽然不能毁天灭地,但是足够毁掉任何一个人。可能是我,也可能是你。

久而久之,我仅剩下皮囊,但是我觉得坚强了。因为使我们脆弱的是我们的灵魂。

我们所见的生命,都只是行过,无所谓的完成。

我多希望做你旧不掉的爱人。

但是多少的情绪都只是一瞬间的波动,人大部分时间都在理智的权衡。

被整整消耗了一年,很痛苦。

有时候在想,符合道德的不一定就是最适合的。

请批评我,教育我,打死我。

现在又觉的喜欢克里姆特多于席勒一些

有时候想不矫情真做不到,因为你就是他妈普通人一个。

临摹梵高的画,从而认识到连一个神经病的人都比我有耐性。

爱来爱去不明白,爱的意义。

© 失控的荷尔蒙 | Powered by LOFTER